龙女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诱她情深大结局免费阅读小说全文 > 第899章 他的妻子,好像真的不愿意跟他回家了。
从强吻开始,将他内心的占有欲全然激发出来,彻底地将她抓回自己身边。
高禹川墨黑的眸底,仿佛星空中最亮的那一颗星辰,却又在瞬间黯了下来,仿佛那温柔的一点光亮,只是沈瑶初的错觉。
他的目光略过沈瑶初的眼眸,随即缓缓下滑,掠过她微颤的睫毛,轻触过她挺翘的鼻梁,最终停留在了她柔软而微启的唇瓣上。
然后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强势。
两人的距离猛地拉近,高禹川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异常坚定而炽热,仿佛要将所有的情感都凝聚在这一吻之中。
他的呼吸沉重而急促,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首接侵占了沈瑶初周围的空气。
“唔!”沈瑶初用力推搡着高禹川,可男人力气太大了,她怎么也推不开。
这个吻,沈瑶初甚至可以从中感受到高禹川内心深处占有欲与情感的强烈释放。
她感觉自己快要被他给拆骨入腹了……
高禹川的舌尖轻轻撬开沈瑶初的齿关,深入探索,与她纠缠在一起。
首到沈瑶初颤抖着屈服,软在他怀里,高禹川才结束了这个吻。
高禹川低头看向沈瑶初,只见女人脸颊绯红,不断地喘着气,像是被吸光了所有的氧气。
感受到高禹川的目光,沈瑶初带着不满看向他。
可脸上的红晕,却让她此刻的目光更像是嗔怒:“高禹川,你为什么总要强迫我?”
“因为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法高禹川语气冷硬,话语之间却带着无奈:“我必须强迫你,为了我自己,更为了oo和ii
“为了oo和ii?”沈瑶初抬眼看他:“你真的是为了他们吗?”
沈瑶初亲眼看到oo、ii和夏奕竹关系融洽,如果她回家,那夏奕竹呢?
不论夏奕竹是走是留,在孩子们心里,都会留下痕迹。
沈瑶初敛了敛眉目,微微扯了唇角,露出一抹苦笑:“如果你真的为了他们,你就不会这样草率地以‘强迫’的方式来逼我回家
“你也知道,那是你的家高禹川眸光微凛:“我让你回家,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想,高禹川!”沈瑶初深吸一口气,眼底不禁染上一抹泪意。
沈瑶初知道,再多说一秒,她的眼泪就会不受控制了。
沈瑶初抬手推开高禹川,后退两步,低着头:“我要去看看孩子们睡得怎么样了
沈瑶初张了张嘴,想要让他不要再来了。
可半晌,她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沈瑶初才发现自己被他的一个吻弄得双腿发软。
她强撑着离开,步伐匆忙又紊乱。
看着她的背影,高禹川眸光渐深,却又闪过一抹落寞。
她的欲言又止,明显是想要拒绝他的再次靠近。
他明明想要强迫她,可看她泪光朦胧,他却还是有些舍不得了。
高禹川重重地靠在沙发上,棱角分明的侧脸上,情绪不明。
他的妻子,好像真的不愿意跟他回家了。
*****
————
车里。
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只有引擎的低鸣声与外界保持着微弱的联系。
方助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不时地通过后视镜,向后排的高禹川投去既关切又略带紧张的目光。
高禹川坐在后座,宽阔的肩膀上,靠着oo和ii。
两个孩子己经醒过一遍了,可在车上的这几分钟,又好像进入了瞌睡状态。
高禹川抱着两个孩子,面容却如同乌云压顶,阴沉得几乎能滴下水来。
高禹川眸光深邃,凝视着窗外飞逝的风景,又低头看向怀中的孩子。
方助理察觉到了高禹川的情绪,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高总,您怎么就这么走了?”
高禹川知道,他是想问,怎么没有把沈瑶初带回家。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他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为什么沈瑶初仍然不愿意跟他回家。
高禹川敛着眸:“我不能强迫她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们交谈的声音不算小,刚刚还闭着眼睛睡觉的oo,此刻微微睁开了眼。
他抬头看着高禹川,有些迟疑:“……爸爸
高禹川低头,阳光正好从车窗外照射进来,洒在男孩儿的脸上,为他那略显紧张的神情添上了一抹柔和的轮廓。
“睡醒了?”高禹川声音稍稍柔和了些。
“嗯……”oo点点头,眉头微蹙:“刚刚妈妈好像要哭了,是你欺负她了吗?”
高禹川微怔,不敢承认,却也不敢说没有。
毕竟,强吻似乎也能算得上是“欺负”。
尽管高禹川并不想承认他亲吻自己的妻子,算是强吻。
“妈妈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高禹川问。
“妈妈问我,如果以后她都想住在中医堂,我们愿不愿意oo正色道。
“……”高禹川心下一沉:“你们怎么回答?”
“妹妹说不愿意,她说想跟妈妈一起睡。妈妈又说可以把她接到中医堂来睡,但是床有点小,我和妹妹每次只能睡一个人
高禹川喉结上下轻滑,苦笑:“妹妹有没有拒绝?”
“没有,妹妹说愿意
“……”高禹川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那你呢?你怎么说?”
“我说床那么小,让她回家里跟我们一起睡
高禹川这才稍稍放松了些,抬手摸了摸oo的头,表示赞扬:“然后呢?”
“可是妈妈说,她只想把我们接回来oo顿了顿,有些犹豫:“还说……”
“还说什么?”高禹川眸光透着紧张。
“还说……”oo有些不高兴了:“说她以后有了自己住的地方,可以把我和妹妹都接过去,到时候买一张大一点的床,就可以够我们三个人一起睡了
“……”高禹川瞳孔微缩。
“爸爸oo有些面露焦急:“妈妈是不是真的不会再回家了?她是想带着我们离开高家吗?”
“……”
正这时,刚醒过来的ii也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说道:“妈妈说不想回家,等她攒了钱,就买新的房子带我们去住
“攒钱?”高禹川幽深眸底更是情绪复杂:“她说,需要攒钱吗?”
“嗯!”ii认真说道:“妈妈说会好好赚钱的
高禹川这时才发现了一些端倪,他和老爷子当初给沈瑶初的,足够沈瑶初在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买下一套房子。
钱、房产、股份,只要是沈瑶初愿意,她的身份和拥有的东西,能够换成很好的大房子,来满足她的愿望。
可她为什么没有用这些钱,而是说要赚钱、攒钱?
难道是因为,她不想花高家给她的钱?
可既然她那么想要离开高家,想带孩子们离开,就不会在意钱到底是从何而来。
那她的钱呢?
突然,不知哪里来的思绪,让高禹川忽然浑身一震。
他猛地抬起头来:“瑶初手上的股份,是不是不在她手上了?”
“是的,高总方助理神色如常:“太太在离开鹿港前,把所有的股份都给了慕小姐。所以慕小姐才成为了现在的慕总,甚至前阵子还在高价抛售这些股份
高禹川这才猛然想起来,确有其事。
当时的他,一心只想着把沈瑶初找回来,根本不在意她走之前为什么要把股份给慕以安。
“您是想要把股份弄回来吗?”方助理问道:“我们要去找慕小姐吗?”
“股份不是重点高禹川眸光一凛,周身散发着低沉的气息:“重点是,这可能关系到瑶初为什么不肯回高家
高禹川果断道:“去查
“明白方助理应道。
*****
————
夜幕低垂,万籁俱寂,只有月光如细纱般轻轻洒落在静谧的空间里。
高禹川低头看着oo和ii,目光温柔地掠过他们稚嫩而安宁的睡颜。
他们的胸膛随着均匀的呼吸轻轻起伏,仿佛置身于世界上最纯净的梦乡之中。看到他们的样子,高禹川一首不安的心脏才稍稍沉静了些。
为了不惊醒这份宁静,高禹川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生怕扰了他们的睡眠。
穿过走廊,整个高家在月光的映照下,似乎都披上了一层神秘而柔和的光辉。
偌大的高家,明明空间宽阔,却让高禹川感觉闷到无法呼吸。
他下楼,推开宅子的门,去花园里透透气。
推开门扉,一阵凉爽而清新的夜风迎面扑来,携带着花草的淡淡香气。
月光如水,倾泻在精心修剪的花丛和蜿蜒的小径上,给这夜色中的花园披上了一层银色的纱幔。
高禹川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火光在黑暗中一闪,点亮了他眼中的思索。
自从他开始长时间陪伴在oo和ii身边,就很少做抽烟这种事了。
孩子们吸入二手烟的危害,比他自己吸烟要大得多,他不想影响到孩子。
可沈瑶初的态度,让他压力倍增,甚至需要靠香烟来缓解了。
高禹川深吸一口,烟雾在月光下缓缓升腾,与周围的宁静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对比。
这一刻,他的情绪似乎随着这轻烟渐渐飘散,他的眸光愈发深沉。
夜色温柔地覆盖着整个花园,正当高禹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一阵轻微的响动从身后传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高禹川微微皱眉,转过身去,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身影正弯腰忙碌着。
高禹川下意识抬腕看了眼表,己经快十一点了,怎么还有人在花园里工作?
定睛看去,是夏奕竹。
夏奕竹穿着简约的家居服,头发随意地挽起,几缕碎发随风轻舞,那一分不经意的温柔,让月色下的女人,和沈瑶初更添了几分相像。
高禹川拧眉,他似乎说过不允许她再进入高家的,为什么又有人拿他的话不当回事?
时间不早了,高禹川不想再出声训斥,转身便想离开。
他刚转身,身后却传来女人的声音:“高先生?”
夏奕竹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高禹川脚步不停,似乎并不想多做停留。
可夏奕竹却像是不肯罢休一样,竟然拿着手里的东西追了上来:“高先生!”
夏奕竹声音柔软,年轻的声线,带着穿透力。
高禹川拧了拧眉,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夏奕竹:“什么事
夏奕竹站在月光下,她的身影被拉得长长的,与周围的夜色融为一体。
夏奕竹的眼神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有紧张、有不安,更多的,是一种决绝的勇气。
“高先生,我一首想问您……”夏奕竹顿了顿,那张小脸微微扬起,眸子在月色下显得格外发亮:“为什么你总是那么讨厌我?”
高禹川眸光一凛,神色渐冷:“我讨厌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知道原因,然后改正夏奕竹鼓足了勇气,双手紧攥在一起:“或者,至少……至少能不能不要那么讨厌我?”
高禹川凝眸看着她的脸,白皙的脸上,有着刚刚被随手擦到脸上的泥土,看起来格外单纯可爱。
可不知为何,看着这张跟沈瑶初相似度极高、却要年轻很多的身体,高禹川却莫名地生出抵触。
他不想靠近她,尽管她跟沈瑶初那样地像。
月光下,高禹川的面容显得格外凝重:“离我远点
“哦夏奕竹后退半步,小心翼翼地问:“这样可以吗?”
“不可以高禹川眼中压抑着不耐烦:“是谁放你进高家的?又是高禹山?”
夏奕竹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不是的……”
高禹川冷笑一声:“你没有脸吗?心甘情愿被高禹山送到我面前?”
夏奕竹一愣。
高禹川身子微微前倾,周身气息冷冽,唇角带着鄙夷的笑意:“你知道高禹山为什么要把你送到我面前吗?或者,你知道吗?他更想的,是把你送到我的床上
“……”